中安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0047|回复: 7

关注2011年安徽省颍上县三中, 实验小学选调教师公告, 形同虚设的“门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3 00: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阳光6号 于 2011-9-13 01:01 编辑

          关注2011年颍上县三中,实验小学选调教师公告, 形同虚设的”门槛“?

               备受关注的2011年颍上三中 ,实验小学选调教师考试成绩已于9月10日晚间出来,大家在关切成绩的同时也注意到一些参加考试的考生并不符合招考公告的选调范围。


     
      

       根据公告要求,三中的选调范围是在编在岗,城区外现任初中教学人员,那么城区外现任高中和小学教师不属于选调范围之内。 同样,实验小学针对的是我县在编在岗,城区外现任小学教学人员,选调范围也不包含城区外高中,初中教师。
      其实,政府的公告简洁明了,但不知为何在报名之初资格审核的不明不了。据了解核实,在报考三中的考生中,有一定比例的城区外高中和小学老师报考初中语文,数学,英语等科目。
      笔者亲友颍上农村一所小学任教,但由于今年实验小学没有招收本专业对口科目计划,且在仔细阅读并理解了颍上教育信息网上827日发布的选调公告要求后,认为小学老师不属于三中选调教师范围,不得不放弃报考。但是在成绩出来后,发现一些熟悉的教师都报考了此次三中的选调考试,他们都是城区外小学教学人员,而根据公告要求,并不属于三中的选调范围。有关部门一边正式设门槛,一边暗中拆门槛,政府公告岂是儿戏?
      
      作为政府发出的公告,具有着特有的公信力。我们不清楚本次教师选调范围设定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划分这样的范围。但是我们相信在公告发出之前,政府相关部门一定是经过讨论,权衡,决策的结果,绝非儿戏。但,一旦公告于民,执行机关就要按照明确规定了行政行为的范围、条件、形式、程序、方法操作。百姓则需要按照规则办事。


     选调教师考试牵动着每一个农村教师的心,也牵动着每一个关注颍上教育人的心。希望颍上县监察局、人社局、教育局严格按照公平 公正 公开的原则依法办事,依照规定严格审查,考查。
      
      经历了2010年颍上县三中实验小学选调教师“厕所”门事件后,望大家共同参与监督此次事件,让政府还信于民!

发表于 2011-9-13 12: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颍上三中实小选调教师是从在编在岗的全县农村中小学里选聘,本身就不合理,这种做法首先违背了教育规律,把优秀教师调整进城,政府把农村的基础教育置于何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3 17: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均衡教育就不应存在这种情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4 16: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免走后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4 17: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神奇的颍上教师选调考试,送走“厕所门”,又来假“门槛”_主流媒体_天涯社区
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877/1/16994.shtml

一场教师考试,教师爱往厕所跑,公告的门槛暗暗滴拆,教育制度就是这样破环的。装腔作势设门槛,暗里糊人悄悄拆啊。严格来说 ,有关部门审查人员涉嫌渎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0 14: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蒙城县农民投书安徽省委书记:村支书严重违法为何没有领导查办?
安徽省蒙城县三义镇楚楼村(原为高姚村,现已被撤并入楚楼村)大楚庄村民楚学永、近日向中共安徽省委张宝顺书记投书:蒙城县三义镇楚楼村现任党支部书记楚建破坏党的农村计生政策、破坏农村殡葬改革、破坏国家惠民工程,此人被三义镇主要领导包庇,至今没有被查处。
破坏计生政策的事实
1、家住楚楼村后孟庄43号的村民孟凡新(下称孟凡新)次子媳妇邵玉荣怀孕第一胎时,楚建以“没有妇检”为由强行将孟凡新之妻刘凤侠抓了起来,最后楚建向孟凡新索要了一千元钱,才将刘凤侠放出,至今楚建也没有给孟凡新开具任何收据或手续,而是将此款占为己有;为此,孟凡新于2012年7月11日写了一份证明(见附件2)。
2、1995年-2003年间,楚楼村大楚庄三队村民楚学义(下称楚学义),其妻胡侠(下称胡侠),先后超生了二胎,第一胎为男孩,第二胎为女孩;他们先后给楚建送了4000元钱,楚建收了钱后,不仅没有让胡侠做任何手术,而且帮他们把其两小孩的户口也入上了(到三义镇派出所一封查户口便知)。
3、2000年-2006年间,楚楼村姚庄东队村民高建(下称高建),其妻张芹(下称张芹),先后超生三胎(两女一男),他们给楚建花了钱后,楚建帮他们把其三胎小孩全部入上了户口(到三义镇派出所一查封户口便知)。
4、2004年-2008年间,家住楚楼村(原为高姚村,现已撤并入楚楼村)付庄42号的村民付广飞(下称付广飞),其妻张梅英(下称张梅英)于2004年农历3月初一生育了第一胎男孩后,不打算再生育二胎;楚建为了捞取更多的不义之财,竟亲自上门,做付广飞夫妇的思想工作;他采取“放水养鱼”之手段,以“放心生育二胎,不会罚款”的承诺,叫付广飞夫妇放心地生育二胎……
2008年农历五月初八,张梅英终于超生了第二胎男孩;虽然张梅英“放心”地生育了第二胎,但是其家厄运开始降临了——楚建于2008年7月和2008年11月先后向付广飞索要了两万元钱,并强逼付广飞花了2500多元宴请了村委会干部,才肯罢休!为此付广飞于2012年7月11日写了一份证明(见附件3)。
5、2004年-2011年间,楚楼村大楚庄三队村民楚学路(即楚保友大儿子)先后超生了四胎——第一胎为男孩(2004年出生),第二胎为女孩(2006年出生),第三胎为女孩(2007年出生),第四胎为男孩(2011年出生);由于楚建与楚保友的关系非同一般,加之,楚学路又在楚建身上花了许多钱,所以,楚建不仅帮助其三胎小孩入了户口(第二个户口为双胞胎,实际是楚建人为地搞的假双胞胎),而且楚学路的妻子至今没有参加过妇检,更没有做任何手术;
6、楚楼村姚庄东队的高坤(下称高坤),其妻子邵红艳(下称邵红艳)先后超生了三胎,第一胎为女孩,第二胎为男孩,第三胎为女孩;为了不让妻子结扎,为了小孩能入上户口,高坤先后给楚建送了6000元钱之多,致使现在高坤的两个小孩入上了户口,邵红艳的结扎手术也是假的。
7、楚楼村后孟庄村民孟祥贵(乳名毛强)超生二胎,两胎是男孩。
8、楚楼村后孟庄村民孟陈强超生两胎,第一胎为男孩,第二胎为女孩。
9、楚楼村后孟庄村民孟奎(乳名分好)超生二胎,两胎均为男孩,并且已入上了户口(到三义派出所一查封户口便知)。
10、楚楼村后孟庄村民孟祥文(乳名孟蛋子)超生三胎,前两胎为女孩,第三胎为男孩,现已有两个小孩入户(一查封户口便知)。
11、楚楼村桥后张庄村民张大彪(乳名大彪)超生四胎,前三胎为女孩,第四胎为男孩,楚建将此户向上虚报为“二女户”(一查封户口便知)。
12、楚楼村大张庄村民张大磊(乳名大磊)超生四胎,前三胎为女孩,第四胎为男孩。
13、楚楼村后孟庄村民孟静静(乳名大静)超生两胎,两胎均为男孩,现在其两胎男孩均入上了户口(一查封户口便知)。
14、楚建的儿子楚倍倍(乳名倍倍)超生二胎,第一胎为男孩,第二胎为女孩;由于楚建是现任村支书,加之,其又在原高姚村任村支书多年,所以,楚建与派出所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其儿子超生两胎,两小孩的入户更不在话下、更不成问题了(一查封户口便知)。
由于楚建“放水养鱼”,带头破坏党的农村计生政策,致使楚楼村整个村的计生工作完全失控,出现了庄庄有黑户,户户有超生的令人担忧的局面……
破坏农村殡葬改革的事实
1、楚楼村大楚庄三队村民楚学金(乳名团结)的母亲陈氏病逝,楚建向楚学金索要了三千元后,让其母土葬了;
2、2009年楚楼村付庄村民付小毛(乳名小毛)因开车闯落水沟后死亡,楚建向其父付向友索要了700元后,让其土葬了;
3、2012年4月,楚楼村中孟庄村民孟凡平(乳名新宅)的母亲楚氏死之后,楚建向孟凡平索要了4000元后,让其母土葬了;但是令人发指的是:出殡的那天,楚建又向孟凡平索要了600元和一条香烟才算罢休;
4、楚楼村后孟庄村民孟凡理去世时,楚建以村委会的名义向其子孟奎先后索要了6000元钱后,让其父土葬了;为此,孟奎于2012年7月9日写了一份证明(见附件4);
破坏国家惠民工程的事实
1、楚楼村的闫桥南至料沟北之间共有200亩左右的可耕地,这片可耕地实际上村委会早已分门另户承包给大楚庄三队、四队、五队的村民们耕种的,而楚建为了套取国家的大量补贴,联合了其他五位村民,打着承包租地的名义,将这块地向上级虚报为500亩,仅此一项,楚建等人每年就套取了国家财政补贴的大量化肥、农药、种子、钱款等,套取后的化肥、农药、种子又被楚建以高价卖给他人,从中牟取暴利!
2、2011年3月,县政府号召全县农民抗旱浇地、保护麦苗,当时国家财政下拨的抗旱资金补贴标准是每亩10元钱,楚楼村后孟庄村民人均1.5亩耕地,应补贴抗旱资金15元;楚建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按政策办事,而是以每亩6.5元的补助标准由各村民小组长领取后分发,致使有的村民户至今也没有领到一分钱,仅此一项,楚建就不费吹灰之力地贪占了三万元左右,为此,家住后孟庄42号的村民孟令桥于2012年7月10日写出一份证明(见附件5)。
3、2011年7月,上级政府无偿补助楚楼村玉米拔节化肥——尿素5吨,楚建领后只将一些化肥发给了举报此事的一小部分村民,其他广大村民连尿素影子也没有见,因为楚建将余下的尿素全部高价卖给了他人,从中牟取了暴利!
4、2011年8月,楚楼村大楚庄二队村民楚明洋在自家的宅基地上建房;楚建以其建房占沟为由向楚明洋索要了2000元,楚明洋给了他2000元后才得以建房。
5、2012年5月-2012年7月间,从闫桥东到芡河西有一条横沟,楚建为套取国家兴修水利补贴,打着“一事一议”的号召,向全村每人收取了10元,凑齐了七万元后缴给了上级[其实他上缴的这七万元并不是村民们凑的“一事一议”款(此款至今去向不明),而是楚建让承包挖沟的老板张云良个人全部垫付的],然后他套取了国家财政14万元的补贴。
最令人气愤的是:楚建套取这么多补贴后,并没有把补贴全部用到兴修水利上,而是占为己有;致使承包方将水沟挖得沟口、沟底都没有达标,质量出现十分严重问题,导致今年汛期时,横沟两岸的庄稼几乎绝收!
群众强烈请求
综上所述,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我依法提出以下强烈请求:
1、强烈要求上级政府依法严查楚建“三破坏”的事实!
2、强烈要求依法追究楚建“三破坏”的法律责任!
3、查处背后的保护伞!
当事人认为:请蒙城县委书记袁方和车县长及时介入进行调查,并把查处和处理此事件的进展,依法进行公布。否则,继续向上级政府领导反映此政府不作为的事实。
最新的消息是:举报人已遭遇报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商业合作|中安在线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

GMT+8, 2018-10-16 16:53 , Processed in 0.17476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