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960|回复: 1

[随笔] 癸巳年、己巳日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3 12: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癸巳年的己巳日,在劫难逃。
     我终于推算出来了,我的灵感让我策算出我的前生是屈原与苏轼,因为他们都死与癸巳年的己巳日。
     并且,我还能演绎出那天,是个天朗风清的日子:我的灵魂与肉体一同分娩出我们三个灵魂的安祥。至于其间的阴霾与哭号,天怒与人怨——只有愚者在意吧——夹杂着的缠绵与悱恻,黑云与朔风在反覆中迭加么?
     是我的罪孽太重吧,让我的三次灵魂,都逃不出所有代表灾难性的己巳日!虽穿越了千年,尝遍了万苦,却逃不脱那阿鼻地狱所有的痛?
     真的似乎无法把抽象思维予以具体化,每天浑浑地坐以待毙,或者留点余力交给死神——朋友的忠告,变作无谓的休养生息与生命挣扎——本想把余力付诸形象,用童话的形式表现出来。可我只能模糊的肯定,却不能模糊的去否定;只能以一种既坦然又平静的独语、或者寓言的形式,把抽象的公式加以推导,却不能让自己的热血沸腾,挟风以狂啸……我唯能放身于绝对的静止状态,穿越时空的概念,默默推演着、寻找我的前生与后世。
     我还可以用手在前方划个弧形,摒弃一切杂念,既像道家的与万物冥合,亦如佛学里的涅槃坐化。让心灵的触角向四极无限延伸,运用极其复杂的语言进行推导、升华……
       独行的人抛置于大的群体里,突如其来的偶然事件打乱了一个人的宁静,也乱了生活规律,学会正襟危坐的思考,才是生灵的源头。
  肉体与灵魂的分离,也是质与量的问题吧。是被一种不可言状的压力挤榨。然后就可以让灵感从某一个窍里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它不是分娩(分娩有肉体的痛感),更像一块透明的薄云从身上飘然而出,虽然没有一点儿声音,却能记得自己呼喊出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名字却是那样的飘忽不定,没有一点质感,让你飘荡的心,能做出断然的决定,义无反顾,一去不回头。
  不要恐慌,且把它付诸文学的造型,把其上升为理论,总结才能显而易见。总结的开始出乎荒无人烟的高原,让肉体与灵魂得以一起狂奔到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偶然从辉煌的崖顶跌了下来,耳边呜呜的风声,最后弹奏一个极低沉的音符,沉入无底的深渊里……失去了知觉,没有幻觉,更没有预示或者征兆,很自然。
说是许多年前的事。其实,天是量变的计时单位,年是又大一点儿计时单位,还有更大的计时单位,比如,时期、世纪。从悠然中醒来,恍若隔世,或穿越如梦,一切来自于自己的灵感,这不就是身边的切实感受么?
  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我深处荆棘和沼泽的深山里,我突然迷失了方向,没有日光,更没有星光和月光以及它们的反射、折射的一切光线,独自一人无目的的天狗般的狂奔,神经细胞急促地拉长——伸延,变成一条条细而长的触手,忘却双脚刺入荆棘的疼痛(屈原的鞋子什么时候丢的呢)。蓦然发觉一丝昏暗和微弱的光束来源于自己的脚掌,思索那阴暗的光的源头,顺着反射的光线,寻到了远处的塔灯的入线,才能判断那是灯塔,原因出自偶然的灵感,并且还知道离灯塔之间有无数说不清的驿站。这时,还能够依仗手中的竹杖,竭尽全力地站起来么,用从身上撕下的布条缠住满是血污的双脚。谁知道黑夜中处于荒野深山里独行人的艰难呢。
  坚信自己的幸福就藏匿于那个缥缈的灯塔里,它的出现指明了方向,但判断不出它究竟是南是北或者是南与北偏转几度几分。仍勇敢地无休止地狂奔,准备去领取一枚孤身奋勇的拜伦式的英雄奖章。有了目标和希望,有了决心和勇气,还能不义无反顾么。
  许多天或许多年以后,背上却长出了七斗模样的恶疮,从镜子中发觉了自己正在迅速变得花白的胡须和伛偻清癯的身体,发现身后留下的一串曲曲折折的脚印和永远数不清的驿站,仰头发觉灯塔依然离自己很遥远的地方,极目远眺,发现身后的路,被走成了一个个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圆。遥远缥缈的塔灯,竟是幻觉或近似于空无,为什么会有此幻觉呢。茫然与失落感就像六月的植物似的疯长——衍生出疲、困、乏、倦。于是才得到解释式的总结,塔灯是灯塔内唯一的贮存物,空荡荡的并没有需要的理想。还去那里干什么呢。这时,还能依仗竹杖站起来么。
  脚掌早已把血流尽,只剩下腐化了的淤血和脓水。
       今天的天气真好。
        我仍专致于演算,推导着我的前世与今生。
       中国记载着女娲抟土造人,西方《新、旧约全书》上记载人类起源于创世纪,我只能模糊地肯定它们,却不能模糊地否定它们。
        我仍忆得我学生期间有一位德高望重而又才华横溢的生物老师,上课的时候总爱说一些莫名其妙的哲语,大伙儿感到莫名其妙,我却深受他的鼓舞,独立研究离教室不远的厕所里爬出来的长尾巴尖头的蛆虫,仔细观察太阳下蛆虫体内白色近似于乳状的物质的来回移动所引起的作用。研究蛆虫的父亲和母亲,蛆虫父亲和母亲的父亲和母亲之间的遗传和变异。研究蛆虫的产生,生长,蜕变,繁殖,死亡。研究测量蛆虫和阳光、空气、和粪便或其他腐化物的必然联系。进而总结一切生物在阳光和空气下发酵、产生、生长、蜕变、衰老、死亡的过程,把定性的物质作定量的分析与演算。论文终于在毕业前发表了,可惜没有引起如愿的轰动。 其实,我们谁又逃脱得了这虫草一样的命运?
        人,也不过是众多芸生中的一个小小的分枝。也许只有人类吧,能愚蠢可笑地分析为
七情六欲,再加上复杂的思维、语言、文字、伦理、道德、法律、宗教、美术、音乐,既形象又抽象,正是这些原因,人类经历了若干世纪的演变,进化了,同时不也在退化?人类拥有地球上庞大的资产权、甚至所有权,并征服了所有的其他生物;另一方面,人类的本身在潜潜的退化,某些器官部分消失或全然消失了某些功能。
        人类在母体大自然中发酵,却脱离不了自己连向母体大自然的脐带。可医院中的分娩,为什么扯断了自己与母体联系呢?这就是罪过吧,人有时候会在蔚蓝的大海的那一边——海天交吻的地方,扯断了海天之间的联系。
       仅此,就不如万物高明,可万物生长,春生了,有夏茂,便有秋实与冬藏。又可惜变成了无目的的循环,年复一年,再循环。但每一节轮回的生命小新中,偏是老路。什么时候会有真正崭新的世界,崭新的自我?
        灵秀,应该深溶于灵物的。正如正常的人,应该有两个灵魂。一面,来自于明媚的阳光;另一个,来自于黑暗的地狱。

          而我却拥有了第三颗灵魂,它藏在昏暗的塔灯中,塔灯,在飘渺的灯塔里,灯塔,在模糊记忆里——那里,便有关我的三生传奇——癸巳年,己巳日的故事。



今日醉饮,思潮起伏,强支起,留此篇,不求章法,只求抒怀而已。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5 徽币 +15 蓝玫瑰 +5 收起 理由
小猫咪呆呆饭 + 5 + 15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10-5 10:2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苏轼再生,在叙人生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商业合作|中安在线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

GMT+8, 2019-1-17 13:33 , Processed in 0.24939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